“前面的两个兄弟,你们前面不远处有辆车!”
 
    “我们有救了!”
 
    楚生眉飞色舞,能量拉满直接朝前冲。
 
    这一辆车,犹如沙漠之中的绿洲,重新唤醒了人们对生存的渴求。
 
    就连陈思琪也抛下了对楚生的成见,欢天喜地的朝着前面跑去。
 
    吐槽什么的,等活下来再说!
 
    兔子身子微微一颤,有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心头。
 
    和小爵相视一眼,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。
 
    “这次,不会,这么背吧?”
 
    兔子话音刚落,忽然就见整个p城都被笼罩在轰炸区下。
 
    这下弹幕直接爆炸!
 
    “我,大舅哥,一个自带轰炸区的男人!”
 
    “完了,辣个男人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兔子和小爵估计脸都绿了,好不容易特么的看到一辆车,就怕被这大兄弟奶死,还是被发现了。”
 
    上,还是不上?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有些犹豫。
 
    不上的话,那辆车在路边,有很大的概率会被天火轰爆。
 
    但如果上的话,要是两人坐到车里再被天降正义制裁,那就直接成盒了,连救都救不了。
 
    “算了,先稳一波,绝地求生绝地求生,活着才最重要!”
 
    两人身上的药物还够支撑一会儿的,这局游戏实在是太折磨人了,人没杀到,一路上尽跑路了,狼狈不堪。
 
    啥时候兔子和小爵这种组合,怂到连车都不敢抢的?
 
    一个轰炸区的直径是一公里,恰好将整个p城都笼罩其中,楚生和陈思琪远远地跑着,看到炸弹从天而降,掀起无数的火浪。
 
    此刻陈思琪嘴里不停喃喃:“不要炸车,不要炸车,不要炸车!”
 
    楚生同样神色紧张,开口喊道:“不要炸车!”
 
    轰!
 
   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p城路边的白色ae86顿时燃烧起来,车体黝黑,已经完全不能再开。
 
    轰炸区结束,顿时整个p城陷入了寂静。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第一时间朝前跑去,这游戏实在是太难玩了!
 
    两人现在甚至是麻木的自动跑路,直接跑吧,反正看见车也没用,逃脱不了被天火制裁的命运。
 
    陈思琪语气中充满了疲惫,对楚生说道:“楚生,下次麻烦你看到车别说话,你一开口这车就没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想想貌似真的是自己的锅,还真是霉运缠身啊!
 
    别的主播都是幸运值ax,落地三级头三级甲,不出两个屋子满配步枪外加高倍镜狙击枪,各种空投求着赶着送上门。
 
    怎么轮到他,搜完双持十字弩,一路从最上面的s城到地图中央的p城,连个车都找不到呢?
 
    “获得来自【douyu、tuzi】的吐槽值5点。”
 
    “获得来自【douyu、jue】的吐槽值5点。”
 
    “获得来自【chenaa】的吐槽值5点。”
 
    吐槽值【81/100】。
 
    而在陈思琪的直播间里,顿时所有人都在发着同一句话。
 
    “畜生???”
 
    一向知性温婉,脾气活泼的陈思琪,居然都气的爆了粗口。
 
    旋即整个直播间就被刷屏,其中很多都是小鸽子直播间过来的观众。
 
    “就算陈思琪是斗鱼一姐,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大舅哥吧?直播期间当众骂人,过分了啊!”
 
    “小鸽子走之前还嘱咐我们保护好大舅哥,千万别被欺负了,虽说大舅哥毒奶了一点,霉运缠身了一点,但也不能随便骂人啊!”
 
    “虽然我是陈妈妈的粉丝,但是这一波我站大舅哥。”
 
    陈思琪扫了一眼弹幕,顿时眉头紧蹙。
 
    而也有好事者将消息传到了小鸽子的直播间。
 
    “大舅哥,陈妈妈太过分了,居然骂你畜生!”
 
    就连小鸽子原本直播间的皇帝追风也坐不住了,说道:“这波是她理亏,只要大舅哥一句话我们三位坐镇的皇帝都过去,虽然她陈思琪是斗鱼一姐,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好吗!”
 
    楚生一副‘黑人脸???’的表情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
    扫了一眼弹幕才恍然大悟,忙解释道:“咳咳咳,朋友们好像闹了个大乌龙。陈思琪没有骂我,我的名字是楚生,不是畜生,讲道理是你们听错了……”
 
    楚生?
 
    畜生?
 
    还特么有这种名字,毫无道理的好吧!
 
    结果他们闹了半天,到头来是个乌龙?
 
 第10章:掌控轰炸区的男人
 
    “讲实话,大舅哥的名字这么骚的吗,楚生?”
 
    “我好像明白大舅哥为什么打死都不愿意说出名字的原因了。”
 
    “心疼大舅哥,天天都要被人骂。”
 
    “这名字就很玄学了,难怪大舅哥霉运缠身,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善名啊!”
 
    游戏里的三人也听到了楚生的解释,兔子和小爵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,这兄弟的名字还真的是……独特啊!
 
    难怪运气这么差,这一刻两人对楚生的怨气也消散,这哥们儿顶着这个名字,也难为他了。
 
    陈思琪心中也颇为感动,楚生为了不让她背负骂名,第一时间就出面澄清了此事。
 
    此刻弹幕上全都是嘲笑他名字的,让陈思琪有些愧疚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她非要争一口气,开什么盘打赌能知道楚生的名字,后面的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。
 
    陈思琪考虑片刻鼓足勇气,又给苏小沐发了一条信息。
 
    “把你哥的微信号发给我!”
 
    
    “马上就要到了,你们身上的药还够吗?”
 
    兔子只剩下最后一个急救包,还有十个绷带,估计跑到渔村码头刚好足够。
 
    “差不多,不过我们待会儿怎么上岛?”陈思琪好奇地问道,如果是游过去的话,那铁定赶不上毒圈,如果开船的话,有楚生在这里八成又是天火摧毁载具的结局。